公交站台植满树 实乃劣质行政水土催生出的怪胎(图)

“我们这里的公交站台上种了好多绿化树,乘客只能站在树丛中等车。”这种怪现象发生在淮南市山南新区淮河大道上,而且存在已近一年。等车人平先生说,这个站台已启用好几个月了,站台建好后,不知为何又种上了绿化树,每天都要站在树丛中候车,雨天树丛里全是稀泥,根本不能站人……

图为一名男子正站在满是树木的站台上候车。

新闻解读

公交站台种绿树 绿了谁的脸?

道路两侧种植绿化树是好事,可绿化树植满公交站台,让乘客每天站在树丛中候车,就显得有些奇怪了。本来种绿化树是为了美化街道,站台是供乘客候车遮阳而设置的,绿化设置时应考虑到两者间的协调,事先考虑合理的规划。当问及如何解释和处理此事时,站台建设和维护方称,当地管委会为了美化道路,把站台前也种上绿化树,现在他们想对站台地面进行硬化,但按规定,他们无权移植这些绿化树。当地管委会称,道路绿化属于园林局管。而园林局却称是先有绿化树,后建的公交站台,已划归交通局管。运管处公共客运服务中心则称,不清楚到底是先有站台还是先有绿化树。

站台上种满绿化树,相关部门却各有说辞,究竟是先有树还是先有站台,此类争论在广大群众看来是非常可笑的,这都是部门利益之争,权力之争,面子之争造成的“幼儿行为”。本来涉及公益事业的事,部门间就应积极配合,交通部门可以主动协调园林部门,园林部门也可以在规划时主动与交通部门作好沟通,在具体实施时也不至于落得如此的一场尴尬。

其实,老百姓真的不关心是先有树还是先有站台,他们只希望等公交时,大热天有个遮阳的地方,下雨时不会踩得满脚泥。希望有关部门能加强协调,尽快妥善处理好“站台与绿树”之类的争纷,多从市民出行考虑,无论公交车上的服务、站点的设置以及站牌的设计都应更加人性化,给乘客一个好的候车环境。张继瑜

“树丛站台”是劣质行政水土催生的怪胎

《晏子春秋》上说“橘生淮南则为橘,生于淮北则为枳”,比喻环境变了,事物的性质也变了。这话套在淮南的公交站台上也颇为合适。在一般城市,公交站台都是硬地面,有的还配有座位。但在淮南,站台却一改容颜,成了树丛。站台一片郁郁葱葱,虽然绿色、养眼,但乘客却只能站在树丛里等车。

这样的站台显然不方便乘客候车,也不符合建设标准,那么“树丛站台”如何出现的呢?这从各相关部门的回应中可见一二。淮南市山南新区管委会说归园林局管,园林局说归交通局管,交通局运管处又把球踢回给园林局和管委会。倒过来倒过去,连最基本的先有站台,还是先有绿化树都说不清楚。更别提认定是谁的责任了。

相关部门都不承认是自己的错,但“树丛站台”的出现,谁都逃脱不了责任。政府部门职责都很明确,各自负责一摊,但在具体工作中难免产生交叉,加强沟通和协调是必须的,也是最基本的要求。既有分工又有合作,才能把双方都涉及的工作做好。但淮南市山南新区管委会、园林、交通局这几个部门却过分强调分工,忽视了合作,在建设公交站台和进行园林绿化时,缺乏必要的联系和沟通,谁也不睬谁,结果虽然保住了部门的“面子”,却导致了“树丛站台”的出现,失去了民生的“里子”。

站台到了淮南变成了树丛,原因在于当地有关部门的行政水土不好。缺乏沟通,互相扯皮,只顾部门私利,忽视公共利益,这样的行政作风,办事规则,冒出个“树丛站台”也就没什么稀奇的了。有关部门事前疏于协调,事后忙着踢皮球,谁会管乘客还要在丛中苦笑和苦等多久呢?郭鑫

微言大义

@似念似恋:就这么大点事,到现在还没解决。其实就是两个部门互相扯皮。

@木屋清泉:也许是考虑乘客的脚会被晒伤,所以先顾脚。

@今非昔比:绿化和站台玩穿越呢,结果撞车了,就成这样了。

@高山静坐:难不成是“交委”和“市政”扯皮?或是“园林公司”“买一送一”?

@醉炼狱:没有以人为本,根本就是政绩工程、面子工程。

@偶就是糊里糊涂:我觉得吧,绿化不留死角,比一些地方光秃秃的好多了。

@舞客:领导只关心自己的政绩,哪里管老百姓的需求?

@旧事惘然:我们的城市管理就是这样,一切理想化,可就是没有人性化。